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扶危济困向上向善 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中的传统文化与时代价值
   2018-12-10 11:18:48    来源:黄河新闻网

作者丁一鸣

【摘要】我国优秀传统文化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来源,也必然是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形成发展的重要来源。如“精准扶贫”思想,折射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扶危济困的精神;而“内源扶贫”思想,体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向上向善的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充分体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时代发展的有机结合,呈现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创新的思想特质。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把脱贫攻坚摆在治国理政突出位置,先后30多次国内考察都涉及扶贫,连续五年新年国内首次考察都调研扶贫,走遍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深刻阐述了“六个精准”的要求、“五个一批”的路径以及“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四个关键问题,标志着以科学扶贫、精准扶贫、内源扶贫为核心的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的形成与成熟。

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打好脱贫攻坚战的科学指南和根本遵循。其内容丰富、思想深邃,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扶贫开发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体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中的两大核心,如“精准扶贫”思想,折射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扶危济困的精神;而“内源扶贫”思想,体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向上向善的力量。

一、传统“扶危济困”文化研究

“扶危济困”,顾名思义,就是对处境危急、困难的人给以救济帮助。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商汤、周文王采取的“饥者食之,寒者衣之,不资者振之”及关心、爱护鳏、寡、孤、独等四种“天下之穷民而无告者”的政策,其文化渊源可追溯到儒、墨、道家思想中的仁爱、互助、奉献等精神。

(一)“扶危济困”与儒家“仁爱精神”传统一脉相承

“仁爱”作为儒家学派的核心范畴,内容极其丰富,可以视为中国传统“扶危济困”文化生成的价值之源。

“同宗相济,守望相助”理念是扶危济困行为产生的现实基础。《管子·小匡篇》中明确规定:“卒伍之人,人与人相保,家与家相爱,少相居,长相游,祭祀相福,死丧相恤,祸福相忧,居处相乐,行做相和,哭泣相哀。”正如孟子所言“死徙无出乡,乡田用井,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则百姓和睦”。这种家族自我救助和邻里互济行为作为维系同族成员之间关系的重要纽带,表现出来的团结、互助、友爱精神对于后世全社会共同参与形成脱贫攻坚大格局的现象,无疑产生重要影响。

(二)“扶危济困”深受墨家“兼相爱”“交相利”思想影响

除儒家外,影响较为广泛的墨家站在当时小生产者的利益上提倡社会各种人不分亲疏、贵贱、等级,一律“有力者疾以助人,有财者勉以分人,有道者劝以教人”。这种无等级差别的爱和理想的人际关系对于现实社会处在生活困境中因缺资金、缺技术、因病、因残、自身发展动力不足等问题饱受贫穷困扰的民众而言,具有相当重要的情感慰籍和实质帮扶作用,最终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演绎成人们熟知的“侠义”文化,对基层民众产生了重要影响。

(三)“扶危济困”符合老子“天道”思想

老子有言:“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中华民族自古就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为了达到救荒赈灾的目的,历代统治者常采用“损有余而补不足”的方式,运用经济手段,通过国家的权利和财力,使粮食从富余地区向不足地区进行空间上的移动:“照对救荒之法,唯有劝分。劝分者,劝富室以惠小民。损有余而补不足,天道也。富者种德,贫者感恩,乡井盛世也”。因此,将丰富的国家资源倾斜到脱贫攻坚第一线,从精神上说完全符合“天之道”。

二、“扶危济困”精神在“精准扶贫”中的体现

我国扶贫开发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通过近30年的不懈努力,取得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但是,长期以来贫困居民底数不清、情况不明、针对性不强、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不准的问题较为突出,对于具体贫困居民、贫困农户的帮扶工作存在许多盲点,真正的一些贫困农户和贫困居民没有得到帮扶。如:贫困居民底数不清,扶贫对象常由基层干部推测估算,扶贫资金“天女散花”,以致“年年扶贫年年贫”;重点县舍不得“脱贫摘帽”,数字弄虚作假,挤占浪费国家扶贫资源;人情扶贫,造成应扶未扶、扶富不扶穷等社会不公。不少扶贫项目粗放“漫灌”,针对性不强,更多的是在“扶农”而不是“扶贫”。以扶贫搬迁工程为例,居住在边远山区、地质灾害隐患区等地的贫困户,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是扶贫开发最难啃的“硬骨头”,移民搬迁是较好的出路,但是,因为补助资金少,所以享受扶贫资金补助搬出来的多是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农户,对于贫困的特别是最穷的农户负担过大。

因此,原有的扶贫体制机制必须修补和完善。换句话说,就是要解决钱和政策用在谁身上、怎么用、用得怎么样等问题。扶贫必须要有“精准度”,专项扶贫更要瞄准贫困居民。在当下,“扶危济困”在脱贫攻坚这场战役中,尤其是“危”“困”二字,更主要地体现在“精准扶贫”上。也就是说,谁贫困就扶持谁,只有真正处境危急、生活困难的人才能得到帮扶。不搞天女散花、大水漫灌,要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

基于对我国贫困问题的科学认识,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1月在湖南省湘西州十八洞村考察时提出“精准扶贫”概念。之后,他多次对精准扶贫作出重要论述,形成了系统完整、逻辑严密的精准扶贫思想,是设计和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的理论指导。

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理念的核心内容,就是要针对贫困人口差异化的致贫原因分类施策,解决好“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四个基本问题,做到“六个精准”即扶持对象精准、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因村派人(第一书记)精准、脱贫成效精准。其中,扶持对象精准是“六个精准”的基础和前提,项目安排精准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必然要求,资金使用精准是实施项目安排精准的资金保障,措施到户精准是精准扶贫政策措施落实和精准脱贫有效性的重要路径和手段,因村派人精准是贫困村治理结构和组织体系的新探索,脱贫成效精准是“六个精准”落脚点和目的。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易地搬迁安置一批,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通过教育扶贫脱贫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

三、传统“向上向善”文化研究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入实施公民道德建设工程,推进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建设,激励人们向上向善、孝老爱亲、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这段话将“激励人们向上向善”摆在道德建设的重要位置,意义十分重大。

(一)向上:源自人的未完成性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流传在民间的这句话虽浅显易懂,却包含深刻哲理:人是未完成的,即人是一个不满足于当下的存在。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有追求。所谓人生的规划、理想、信仰,大都是指向未来的。思考未来、谋划未来,有理想、有信仰,无非是希望提升自己、发展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

向上是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向上非经努力而不能达致。一旦确立向上的志向,就需要不断地与懈怠作坚决的斗争。因为,提升自己难,任其堕落则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正是这种砥砺奋进的精神,激励着中华儿女战胜艰难困苦,不断走向光明的未来。

向上是一种永远在路上的奋斗状态。在路上,是一个不忘初心、不懈前进的过程,只有在路上,不被淘汰出局,才有望实现人生的目标。最难坚守的是初心,“在路上”是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只有始终保持“在路上”的心态,才有希望到达辉煌的终点。

向上是一种勇往无前的斗争精神。要向上,必然会遇到各种精神的羁绊与干扰,只有志存高远,坚定信念,才能心无旁骛,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才能不断接近并最终达到理想的目标。

(二)向善:维持美好生活之必须

善是人们对美好事物的价值判断,汉语中有大量与善有关的词语,如善举、善言、善行、善根、善政等,都是指美好的事物。孟子说:“可欲之谓善。”这里的“可欲”并不是指身体的欲望,而是意味着事物的生成与发展,譬如,一颗种子发芽、生长、开花、结果,万物之所成就是善。在人为的世界里,实践即为善,美好的世界是人们劳动的产物,我们赞美创造,其实也就是赞美善。善是成就,是创造,是生生不息。

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人们认识到:善是生活的逻辑,向善是维持美好生活之必须。从历史的发展来看,恶虽能得逞于一时,但善始终是社会的主流,否则社会不会发展到今天。既然人有向善与向恶的可能性,那么,就要“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孔子告诫人们:“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就是说,看见善良,就想去追求;看见不善的东西,就像手碰到滚烫的水,赶紧躲避。孟子指出:“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中说:“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人心与道心的斗争使人们认识到向善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人性不是“本善”,而是“向善”。“本善”不需要努力,而“向善”则必须律己、克己、责己。

古圣先贤为什么强调善德善行?这是因为“与人为善”是人们生活必须遵循的基本逻辑,人们趋之于善,而不是趋之于恶,是因为“取予互换”是人际交往的基本规律,这个基本要求要达到的是双赢、共赢,而不是损人利己。社会只有扬善惩恶才能进步,这是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孟子说的“可欲之为善”,是说“心的可欲”,是一种向善的力量。制心一处,无事不办。王阳明提出致良知的功夫,说到底就是让心向善的功夫。善心是生命能量的源泉。只要心向善,就能产生成就自己的力量。心向善,生活才有意义,才值得活着。正是向善赋予了生活的意义,我们才愿意生活,才期待美好的生活,才努力去创造美好的生活。

四、新时代扶贫的着力点:凝聚向上向善的磅礴力量

虽然我国扶贫事业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绝大多数国人都摆脱了贫穷落后的面貌。但是,由于特殊国情限制,仍有一些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拖着全国的后腿,也严重制约着全面小康社会的建设进程。我国预计2020年全面脱贫,在政策上、资金上加大了扶贫帮困的力度,一大批贫困户摘掉了贫困帽子,走上了致富路。但也有贫困户仍存在“等、靠、要”的依赖思想,更有甚者脊背靠墙手伸展,就等政府救济款,自己可以办的事情不愿办,等着政府和社会的救济和赞助。这种自身缺乏勤俭持家思想,领到扶贫款不用于发展生产,单纯借助“输血式”的外部帮扶的做法,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要解决扶贫路上遇到的问题,必须既要扶志扶智,更要扶德,要在广大贫困群众中凝聚向上向善的磅礴力量。

扶贫先扶志,激发贫困群众一心向上的内生动力。小平同志说,“人总是要有点精神”。只要拥有精神高地,人做起事情就会积极、就有干劲。不难看出,有些贫困村、贫困户扶不起、穷依旧,不是他们不能致富,而是他们缺乏脱贫致富的勇气,缺乏勤劳实干的精神,缺乏人穷志不穷的理念。脱贫攻坚的最深厚的力量蕴藏在贫困群众中,贫困群众是脱贫攻坚的主体力量,只有帮助他们“扶”起脱贫的志气、挺起脱贫的腰板,才能真正激发出持久的脱贫致富动力。没有脱贫志向,再多扶贫资金也只能管一时,不能管长久。俗话说:“人穷最怕志短”“人穷穷一时,志短穷一世”。我们要围绕“两不愁、三保障”目标,走进困难群众内心,准确把握他们的思想动态,把脉问诊、对症下药。为贫困户排忧解难,出谋划策,要把志气、信心送到农户心坎上,帮助树立“自力更生、勤劳致富”的正确观念,铆足精气神、撸起袖子干、立志拔穷根。

扶贫要扶德,形成贫困地区一生向善的文明乡风。许多地方开展扶贫工作只注重“抓钱”,客观上使贫困地区道德建设受忽视的情况十分突出。有的困难家庭不赡养老人,致使老人生了病却无人奔走照料,只好放弃治疗。还有的扶贫开发后,一些农民手头有了钱,却因红白事大操大办、赌博酗酒等陋习再度返贫。其实,在扶贫开发工作中,道德建设与经济建设并不矛盾,而且可以相得益彰。在当今社会快速发展进程中,道德滑坡和价值沦丧导致的返贫问题成为决胜全面小康路上必须要解决的“拦路虎”。唯有对症下药、靶向治疗,将治德治愚与扶德扶智同步推进,构建农村思想道德新高地,补足贫困群众精神之“钙”,才能从根本上斩断贫困代际传递,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各级党员干部要注重扶贫与扶德双推进,要扮演好组织员、宣传员、服务员的角色,成为农村道德建设的示范者、推动者、践行者,将道德扶贫与项目扶贫、经济扶贫、智力扶贫、社会扶贫有机结合起来,宣传好党和国家方针政策,服务好群众所需所求,帮助农村建立完善并执行好村规民约,构建农村思想道德新高地,推动形成积极向上的社会风气。

五、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充分体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时代发展的有机结合

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礼记·礼运》对大同社会的描述勾勒出了中国人心中的理想社会。这种天下大同的意识,几千年来一直对中华民族心理和民族人格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成为中华民族扶危济困文化的重要精神动力,深入到了国人的血液和骨髓之中。与大同理想一样,滋养中国扶危济困文化形成和实践发展的还有民本思想。从西周时期开始,人们对于天命的理解就已经与民意、民心联系在了一起。而以民本思想为基础,孟子“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等思想,形成了扶危济困的基本动机以及由此必然带来的尊老爱幼、相互爱护、相互帮助等思想和行动。墨子更进一步提出社会不稳定的原因在于“民有三患,饥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劳者不得息,三者民之巨患也”。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在发展社会经济的同时,发展慈善事业,使“老而无妻子者,有所侍养,以终其寿,幼弱孤童之无父母者,有所放依,以长其身”。这样才会实现社会和谐,社会经济也才能得到持续健康发展。

显然,我国历史上扶危救困,改善民生建设小康社会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追求,仁爱为本,兼爱、大同等社会思想,不仅蕴含着中国古代对贫困和反贫困问题的基本看法,也为中国扶贫救助、慈善思想的形成发展奠定了基础。

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从我国历史中寻找有利于我国社会发展的良好经验和启示,其中就包含着扶贫领域的经验和智慧。他指出,对传统文化中适合调理社会关系和鼓励人们向上、向善的内容,我们要结合时代条件加以继承和发扬,赋予其新的含义。我国优秀传统文化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来源,也必然是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形成发展的重要来源。共同的理论渊源,同样与时代紧紧结合并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呈现出了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创新的思想特质。

作者系省委宣传部派驻武乡县扶贫干部,本文获得“山西省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工作重要论述征文活动”一等奖。】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mihstore.com